欧美美女裸泳图|欧美美女美胸

您當前所在位置:首頁 > 新聞資訊 > 金控論壇

新聞資訊

News Information

金控論壇

項目中心莊宇文章:私募基金相關訴訟案件數據分析及裁判規則辨析

2017/6/7 17:33:07    來源:本站     字體大小:        特大

                  作者:唐冬梅,莊宇(集團項目中心)

私募基金是一國經濟實力增長和市場經濟結構提升的必然結果,也是一國市場經濟體制趨于成熟后的一個重要金融市場。私募基金大致可以分為私募證券基金和私募股權基金。我國重化工業的自循環和自我加強性質使得金融體系也相應明顯向重化工業方向傾斜,而私募股權基金在經濟發展中的積極作用則主要表現為服務于民營企業及新技術、新產業、新業態、新模式,其發展有助于促進國家大產業結構的調整。

我國的私募基金在2007年之前的法律形式多為公司制,但基于管理運作方式、資金配比現狀、稅收問題及利潤分配等方面的考慮,有限合伙制在2007年合伙企業法修訂后成為私募基金的主流形式。

本文基于中國裁判文書網及威科先行法律信息庫,使用其高級檢索功能,限定關鍵詞“有限合伙”、“民事案由”、“判決書”。截至到2016年5月3日,私募基金涉訴案件總數為511件。通過逐一檢視裁判文書內容,按照訴爭問題在私募基金生命周期中出現的時間,并按照私募股權基金、債權基金、不良資產基金的順序總結裁判規則并加以辨析,對實務中需要注意的問題進行提示。

一、涉訴案件數據分析

根據最高法發布的《最高人民法院關于人民法院在互聯網公布裁判文書的規定》,所有法院生效裁判文書自2014年1月1日起全部在中國裁判文書網公布。因此檢索結果中僅包括極少部分2014年之前生效的案件,其中2010年1件,2011年2件,2012年4件,2013年30件。全國各級法院按照最高院要求公布生效文書后,2014年249件,2015年216件,2016年截至到5月3日為9件。涉及案件數20件以上的地區排名依次為:北京市140件,浙江省97件,上海市92件,江蘇省69件,廣東省49件,四川省34件。隨著大批私募基金的存續期屆至,涉訴案件數在近幾年可能會有明顯增多。 

私募基金涉訴案由主要為:

1)私募股權基金與目標公司及原股東或實際控制人在增資或受讓股權后提起的撤銷增資、股權協議訴訟、公司決議效力確認糾紛、股東資格確認糾紛、變更公司登記糾紛;

2)對賭條件出現后引發的增資協議糾紛、股權轉讓糾紛;

3)基金LP與GP或有限合伙之間的合伙協議糾紛、退伙糾紛;

4)私募基金及其投資者與掮客之間的居間合同、委托合同糾紛;

5)私募債權基金與借款人的借款合同、民間借貸糾紛;

6)不良資產基金要求確認不良資產債權的債權轉讓合同糾紛。

此外,還有少部分以私募基金為被告的勞動爭議、保證合同糾紛、執行異議之訴等案件。

二、私募基金涉訴案件裁判規則 

1.合伙協議約定的保底條款無效。 

2.合伙協議約定有限合伙人不承擔經營風險且享受固定年化收益的,應當認定為名為合伙實為借貸,基金承擔到期還本付息義務,普通合伙人對該義務承擔連帶償還責任。 

3.基金謊稱將募集基金投入信托計劃但直接投資于項目公司的,構成對有限合伙人的重大欺詐,投資款應當返還。 

4.基金在項目公司中的股權增資過程中,增資基準的確定僅具有計算方法上的意義,增資基準的差錯無法作為確認公司決議無效的依據。 

5.目標公司、原股東在簽訂增資協議、股權轉讓協議時存在影響雙方實際交易的欺詐行為,投資方可在知道權益受侵害之日起一年內主張撤銷增資協議。 

6.股權轉讓協議、增資協議簽訂后,股權轉讓方違約無法辦理股權變更工商登記,股權受讓方可解除股權轉讓協議。

7.按照股權投資協議中的補償條款計算出負數的股權補償款的情形,股權補償款無法支持。 

8.股權投資協議中的補償條款按照實際凈利潤計算補償款時,若實際凈利潤為負數,補償款超出了實際投資額時,應當視凈利潤為零,并以此計算補償額。 

9.股權回購通知未按照協議約定在兩個月期限內提出的,不能視為喪失請求回購權利。

10.對目標公司增資的注冊資本增加部分與公司對賭回購無效,增資的資本公積部分與公司對賭回購有效。 

11.對賭協議中,目標公司對實際控制人或原股東支付股權回購款的義務承擔保證責任的約定無效。

12.基金對目標公司增資后將股權轉讓給第三人,由目標公司(未經公司董事會或股東會決議)及實際控制人擔保股權轉讓款支付的約定有效。

13.根據對賭協議實際控制人(非股東)負有回購股權義務,因優先購買權障礙,其回購義務的履行方式為對回購款承擔連帶責任。

14.對賭協議的業績補償條款屬于合同義務而非違約條款,系簽約各方作出的自主的商業判斷,法院不宜調整。

15.目標公司因遭受不可抗力可向投資方主張免除支付投資收益的義務,而負有股權回購義務的股東不能因目標公司遭受不可抗力而主張免除回購義務。 

16.國有獨資公司簽訂的股權回購協議在經國有資產監督管理機構審批前成立但未生效。

17.多家基金在增資及回購時使用一個增資及回購協議,且整體計算轉讓價格及轉讓股權比例,可能被視為整體進入及轉讓股權,當其中一家基金因涉及國資轉讓程序問題無法轉讓時,則可能被視為合同目的不能實現。

18.目標公司原股東應對阻卻股權回購條件成就的事由及因果關系承擔舉證證明責任。 

19.保證人與作為債務人的基金公司在先形成的保證責任及于保證范圍內基金公司與出資人在后形成的債權債務關系。

20.非金融機構以打折方式受讓不良債權資產包,其受讓取得的債權可以得到全部支持。 

三、私募基金涉訴案件規則詳解(第15條至第20條) 

15、目標公司因遭受不可抗力可向投資方主張免除支付投資收益的義務,而負有股權回購義務的股東不能因目標公司遭受不可抗力而主張免除回購義務。

標簽:不可抗力|公司免責|回購方不得主張|

案情簡介:2012年10月23日,原告與被告南昌寶葫蘆、陳宗偉、宋徵玉、王俊華簽訂了一份《投資協議書》。此協議約定,原告直接將投資款13300萬元投入被告南昌寶葫蘆,投資完成后原告持有南昌寶葫蘆22.06%股權。該協議18.6款中約定南昌寶葫蘆及其股東對該協議履行所產生的經濟責任和法律責任承擔連帶保證責任。南昌寶葫蘆工商登記股東為陳宗偉、宋徵玉、王俊華。同日,原告與被告陳宗偉、宋徵玉、王俊華簽訂《股權轉讓協議書》,協議書“2投資方股權退出機制”中2.1項下約定六種退出情形,其一為如南昌寶葫蘆不能按期支付按照每年度不得低于18%之收益獲得股息分配,則投資方即原告股權退出,原告有權要求原股東即陳宗偉、宋徵玉、王俊華購買投資方持有的南昌寶葫蘆股權,并約定了股權購買款的確定方法,被告南昌寶葫蘆在該協議上加蓋了公章。在上述協議、合同簽訂后,原告依約向南昌寶葫蘆支付了投資款13300萬元。2012年11月16日,《南昌市人民政府辦公廳抄告單》通知暫停辦理南昌寶葫蘆等項目的土地報批供應和報建手續。同年12月13日,南昌市紅谷灘新區外經貿局致函南昌寶葫蘆《關于做好相關配合工作的函》,明確南昌寶葫蘆項目所涉地塊規劃將做調整,要求配合政府盡快完成核算、清算工作,并做好與員工、股東、債權人及相關人員的協調工作。2013年3月21日,原告向被告陳宗偉、宋徽玉、王俊華發出《關于要求南昌寶葫蘆農莊有限公司原股東回購股權的函》,指出由于南昌寶葫蘆正與南昌市紅谷灘新區政府商談資產征收事宜且無法按照約定支付每年度不得低于18%之收益的股息分配,要求南昌寶葫蘆原股東按照協議約定回購原告持有的22.06%股權。要求在2013年3月31日前將回購款支付原告。同年4月10日,被告陳宗偉、宋徽玉、王俊華向原告答復《關于南昌寶葫蘆農莊有限公司回購股權的復函》,提出由于南昌寶葫蘆正與南昌市紅谷灘新區政府商談資產征收事宜,無法按照約定支付每年度不得低于18%之收益的股息分配。原告訴請被告支付投資收益及利息并要求被告回購股份。

法院認為: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合同法》第一百一十七條規定:“因不可抗力不能履行合同的,根據不可抗力的影響,部分或者全部免除責任,但法律另有規定的除外”。但該法律后果均只針對本合同當事人,即不可抗力產生的后果也不能突破合同相對性。本案中,原告與被告南昌寶葫蘆簽訂的《投資協議書》中,被告南昌寶葫蘆在發生政府征收其土地的不可抗力后,導致南昌寶葫蘆不能按照約定按期支付原告每年度不得低于18%之收益的股息分配,產生違約。該《投資協議書》中南昌寶葫蘆的違約責任因不可抗力可以免除。原告與被告陳宗偉、宋徵玉、王俊華簽訂的《股權轉讓協議書》系另一合同,各方當事人意思表示真實,內容不違反法律、行政法規的強制性規定,合法有效。《股權轉讓協議書》系附條件協議,該協議中約定的投資方股權退出條件之一即為被告南昌寶葫蘆不能按照約定按期支付原告每年度不得低于18%之收益的股息分配。被告南昌寶葫蘆不能按照約定按期支付原告每年度不得低于18%之收益的股息分配的事實在原告2013年3月21日函及被告陳宗偉、宋徵玉、王俊華2013年4月10日的復函中確認,該回購條件已成就。原告主張被告陳宗偉、宋徵玉、王俊華按照約定回購股權,理由成立,本院予以支持。

實務要點:不可抗力的法律后果均只針對本合同當事人,即不可抗力產生的后果也不能突破合同相對性,原股東不能因目標公司遭受不可抗力主張免除回購義務。

案例索引:江西省高級人民法院(2015)贛民一初字第3號

16、國有獨資公司簽訂的股權回購協議在經國有資產監督管理機構審批前成立但未生效。

標簽:國有獨資|協議成立未生效|無法單獨變更| 

案情簡介:鹽業集團為國有獨資公司,江蘇省新世紀鹽化集團有限責任公司為鹽業集團控股的子公司。2011年1月20日,案外人朵仁公司的代表劉清、鹽業集團的代表李晗、江蘇省新世紀鹽化集團有限責任公司(以下簡稱目標公司)的代表賈永明經多次協商,達成《江蘇省新世紀鹽化集團股權轉讓協議書》(以下簡稱股權轉讓協議)1份,約定:鹽業集團、目標公司引進朵仁公司作為戰略投資者;由朵仁公司收購目標公司的自然人股權;鹽業集團放棄此次股權認購優先權,配合工商變更,并力促目標公司在5年內上市,如未上市,應收購朵仁公司依據協議收購的股權,價格為股權原始投資價格+股權持有期間銀行貸款利息等。該協議達成后,朵仁公司將前述權利義務轉讓給陽亨公司,并由陽亨公司出資29325990元,收購目標公司16.99992%股權。2011年8月16日,鹽業集團及目標公司向陽亨公司出具回購股權的承諾書1份。因目標公司在2012年、2013年出現巨額虧損,上市無望,2013年6月23日,鹽業集團與陽亨公司及目標公司另一股東南京誠行創富投資企業(有限合伙)(以下簡稱誠行企業)達成《關于江蘇省新世紀鹽化集團有限責任公司股權轉讓事宜專題會議紀要》(以下簡稱股權轉讓專題會議紀要)1份,約定:1.鹽業集團同意受讓陽亨公司持有的目標公司股權,2.鹽業集團按規定履行股權受讓相關程序;3受讓價格為鹽業集團承諾書中承諾的受讓價格即股權原始投資價格+股權持有期內銀行貸款利息-股權持有期間內累計的分紅。陽亨公司據此向鹽業集團主張股權轉讓款但被拒,故訴請法院確認股權回購協議有效并判令被告支付回購款及利息。

法院認為:1、國有資產交易應以相關主管部門的審批作為前置程序,企業國有資產法第三十條“國家出資企業進行重大投資,應當遵守法律、行政法規以及企業章程的規定,不得損害出資人和債權人的權益”、第三十二條“國有獨資企業、國有獨資公司有本法第三十條所列事項的,除依照本法第三十一條和有關法律、行政法規以及企業章程的規定,由履行出資人職責的機構決定的以外,國有獨資企業由企業負責人集體討論決定,國有獨資公司由董事會決定。”《企業國有資產評估管理暫行辦法》第六條“企業收購非國有單位資產應進行評估”以及第二十七條“企業應當進行資產評估而未進行評估的,由國有資產管理機構通報批評并責令改正,必要時可依法向人民法院提起訴訟,確認相應的經濟行為無效”陽亨公司作為投資方,對交易對象鹽業集團的國有獨資企業性質應系明知。案涉股權回購系重大投資行為,即使陽亨公司有合理理由相信楊廷華可代表鹽業集團與其磋商投資事宜,其亦無充分理由可相信在未經鹽業集團董事會決議及國有資產監督管理機構同意的情形下,鹽業集團可徑行完成案涉股權回購。

2、從股權轉讓專題會議紀要所載的內容來看,僅單向規定鹽業集團需在回購中履行相關股權受讓程序,并未對出讓方負有同樣或類似義務作出表述。而在一般的股權轉讓中,出讓方與受讓方均需履行股權轉讓的相關程序,就此表述的字義內容可見,各方在磋商時已充分注意到鹽業集團作為國有獨資公司在受讓股權程序上的特殊性。陽亨公司在簽署該紀要時對鹽業集團尚需履行向相關主管部門的報批程序具有充分預見,且已知曉“履行股權受讓相關程序”系鹽業集團能在約定期限屆至前完成股權回購義務的必要前提。據此應認定該約定內容系各方對股權回購合同生效要件的確認,現因鹽業集團尚未履行報批程序,故應認定案涉股權回購合同尚未生效。

實務要點:合同當事人應對相對方的主體性質、交易內容具有充分認知,尤其是國家出資企業。《中華人民共和國企業國有資產法》規定:國有獨資企業、國有獨資公司合并、分立,增加或者減少注冊資本,發行債券,分配利潤,以及解散、申請破產,由履行出資人職責的機構決定。國有獨資企業、國有獨資公司改制、上市、進行重大投資,為他人提供大額擔保,轉讓重大財產,進行大額捐贈,國有獨資企業由企業負責人集體討論決定,國有獨資公司由董事會決定。

《合同法》規定:依法成立的合同,自成立時生效。法律、行政法規規定應當辦理批準、登記等手續生效的,依照其規定。當事人對合同的效力可以約定附條件。附生效條件的合同,自條件成就時生效。附解除條件的合同,自條件成就時失效。

在本案中,“履行股權受讓相關程序”系鹽業集團能在約定期限屆至前完成股權回購義務的必要前提。據此應認定該約定內容系各方對股權回購合同生效要件的確認,現因鹽業集團尚未履行報批程序,故應認定案涉股權回購合同尚未生效。

案例索引:2015)蘇商終字第00163號

17、多家基金在增資及回購時使用一個增資及回購協議,且整體計算轉讓價格及轉讓股權比例,可能被視為整體進入及轉讓股權,當其中一家基金因涉及國資轉讓程序問題無法轉讓時,則可能被視為合同目的不能實現。

標簽:國有獨資|協議成立未生效|無法單獨變更| 

案情簡介:2011年3月28日,紅坊公司、利保公司、上海敏新創業投資事務所(以下簡稱敏新事務所)作為投資方與標的公司寓教于樂公司及作為原股東的京王公司、北京育樂灣及作為共同簽訂一份“寓教于樂公司投資協議書”。該協議書載明:“其中投資方將以286萬元的對價,認購標的公司新增的注冊資本286萬元。本次增資完成后,投資方將合計持有標的公司26%的股權。其中,利保公司持有6%的股權,紅坊公司持有10%的股權,敏新事務所持有剩余10%的股權。之后,各方均依約履行,教于樂公司變更注冊資本為1,100萬元,公司法定代表人登記為錢曉萍。2012年8月17日,紅坊公司(乙方)、利保公司(甲方)、敏新事務所(丙方)作為轉讓方與作為受讓方的錢曉萍及作為標的公司的寓教于樂公司共同簽訂“股權轉讓協議”一份,該協議記載:“轉讓方為標的公司股東,其中甲方出資66萬元,占注冊資本的6%;乙方出資110萬元,占注冊資本的10%;丙方出資110萬元,占注冊資本的10%;轉讓方合計出資286萬元,占注冊資本的26%。受讓方為標的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實際控制標的公司的運行。轉讓方向受讓方出讓標的股權,受讓方同意受讓標的股權”;“轉讓方以286萬元的價格將其所合計持有的標的公司26%的股權轉讓給受讓方。2012年10月17日,寓教于樂公司形成股東會決議:同意股東利保公司、紅坊公司、敏新事務所將所持本公司股權轉讓給錢曉萍,其他股東放棄優先購買權。2013年2月22日,錢曉萍書面發函告知紅坊公司,由于紅坊公司未在股權轉讓協議前向協議各方披露公司涉及國有資產,致使工商變更手續受阻。鑒于上述情況造成股權轉讓協議無法繼續履行的后果,函告紅坊公司該協議自即日起解除,返還已經支付的轉讓款及利息。利保公司訴請錢曉萍繼續履行合同。

法院認為:首先,從“股權轉讓協議”所記載的內容來分析,上訴人利保公司及紅坊公司、敏新事務所以整體的名義作為轉讓方,且轉讓方以286萬元的價格,將其所合計持有的標的公司26%的股權轉讓給受讓方錢曉萍,轉讓價格和轉讓股權比例都是合并為一個整體計算的,由此可見利保公司等三方是作為一個整體向錢曉萍轉讓整體股權的。其次,從系爭股權轉讓協議簽訂情況分析,利保公司等三家出讓方與錢曉萍簽訂該協議時,并非每一家出讓方與錢曉萍簽訂一份協議,而是利保公司等三主體與錢曉萍簽訂一份協議書,并有蓋章確認。再次,從寓教于樂公司增資擴股的情況看,當初寓教于樂公司的兩名原始股東引進紅坊公司、利保公司、敏新事務所作為投資方屬于整體引進,以286萬元的對價認購新增注冊資本286萬元,引進的投資方合計持有26%股權。據此,原審法院認定紅坊公司10%股權無法受讓,出現與簽訂股權轉讓協議時錢曉萍想要達到的公司股東結構、股權比例不一致的情形、錢曉萍無法整體受讓26%股權實現不了合同目的并無不當,本院予以確認。

實務要點:在實務中,聯合投資的情形十分常見,從投資人的角度,筆者建議,尤其是在股權回購協議中,如不以整體退出為合同目的,則應保持合同各方當事人的獨立性、交易的獨立性,必要時可通過條款進行特別約定,避免因其中某一個當事人不能履約而影響合同目的的實現。 

案例索引:2013)滬一中民四(商)終字第1820號

18、目標公司原股東應對阻卻股權回購條件成就的事由及因果關系承擔舉證證明責任。 

標簽:股權回購|條件|舉證

案情簡介:華欣公司系成立于2001年9月11日的股份有限公司,注冊資本為19,000萬元,法定代表人為被告。2011年6月15日,原告與沈永樵、華欣公司簽訂《股權轉讓協議》,約定:原告受讓沈永樵所持的華欣公司500萬股股權,股權轉讓價格為4,300萬元。同日,原告、被告、沈永樵、華欣公司簽訂《補充協議》,約定:華欣公司、被告承諾在2013年12月31日前實現華欣公司在境內IPO(主板、中小企業版、創業板),如確因國家提高上市標準、暫停上市審核等政策因素,致使華欣公司未在承諾日期前實現上市,上市截止日可推遲一年;華欣公司未能在上市截止日前實現上市,則原告可以要求被告以年利率12%用現金回購原告所持的部分或全部股權。合同簽訂后,原告向沈永樵共支付款項5,060萬元。但華欣公司一直未向證監會提交公司上市申請報告。原告訴請被告回購股權,被告辯稱因2012年10月10日后證監會暫停IPO,直至2013年12月31日仍未恢復。根據《補充協議》的約定,如果系政策層面的原因,則華欣公司的上市可以延遲一年至2014年12月31日,故原告要求回購的條件尚未成就。

法院認為:本院認為,原、被告之間關于“如確因國家提高上市標準、暫停上市審核等政策因素,致使華欣公司未在承諾日期前實現上市,上市截止日可推遲一年”的約定目的在于,確保華欣公司因政策性等客觀原因無法上市時獲得一定時間的過渡期,對此,被告應舉證證明華欣公司未能于2013年12月31日前上市系政策因素造成,兩者存在因果關系。但本院注意到,被告在庭審中認可,華欣公司迄今尚未就上市事宜獲得公司股東會決議通過,截至2012年10月前華欣公司一直未向證監會提交上市申請,且自2014年證監會重啟新股發行審核后,也一直未向證監會申請上市,故華欣公司未能按時上市主要系其自身條件不具備、準備不充分所致,并非證監會審核政策變化導致。被告認為華欣公司未能上市系政策性因素導致的抗辯,無充分證據證明,本院難以采信。華欣公司未能在2013年12月31日前實現上市,原、被告約定的回購條件已經成就。此外,被告在庭審中也表示,因證監會提高了上市標準,華欣公司目前已無法達到上市標準,且即便現在向證監會提交申請,因審批流程因素,華欣公司也必然無法在2014年12月31日前獲批上市。鑒于原、被告約定的目標已無法實現,原告訴請被告回購股權亦無不妥。依據《補充協議》約定,因華欣公司未能按時實現上市,原告有權要求被告用現金回購原告所持全部股權,故原告訴請于法有據,本院予以支持。

實務要點:本案中,雖然出現了協議中約定的暫停審核等政策性因素,但被告必須舉證證明公司未能如期上市與該政策性因素存在因果關系,但證據顯示華欣公司未能按時上市主要系其自身條件不具備、準備不充分所致,并非證監會審核政策變化導致,因此,審核政策的變化并不能成為被告的抗辯理由。

案例索引:2014)浦民二(商)初字第3277號

19、保證人與作為債務人的基金公司在先形成的保證責任及于保證范圍內債務人與債權人在后形成的債權債務關系。

標簽:保證人|債務人|保證責任|債權人

案情簡介:2012年10月8日,2012年10月8日,翟萬國與北京中銘源投資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簡稱中銘源公司)就中銘源公司定向投資的位于蒙古國蘇赫巴托省圖(特)和木礦區股權項目的并購和上市等項目達成《入伙協議》,約定翟萬國出資150萬元,成為有限合伙人。翟萬國于同年10月9日足額匯款,中銘源公司出具了收據和確認函,確認投資到期日為2013年10月9日,有限合伙人所得收益和基金到期的投資本金將于10個工作日內完成到賬。但投資期滿,中銘源公司未履行相應義務。另查明,2012年6月8日,中企聯合公司作為甲方,與乙方中銘源公司簽訂《最高額委托保證合同》。雙方約定:鑒于乙方與資金方簽訂了《北京中基運源投資中心(有限合伙)入伙協議》(簡稱主合同),甲方根據乙方的申請,同意為乙方向資金方提供最高額度保證擔保,在本擔保期間和額度內,不再對資金方逐筆辦理保證手續;本保證擔保的最高保證金額為5000萬元;甲方提供的擔保方式為連帶責任保證;甲方承擔保證責任的保證期間為36個月本合同的效力獨立于主合同。原告訴請被告中企聯合公司返還本金及利息。被告辯稱雙方沒有直接的合同關系。 

法院認為:雖然交易之初翟萬國并未與中企聯合公司直接簽訂保證合同,但中企聯合公司與中銘源公司在先簽訂《最高額委托保證合同》,明確約定中銘源公司與資金方簽訂入伙協議,中企聯合公司為中銘源公司向資金方提供最高額度保證擔保,并明確不再對資金方逐筆辦理保證手續。翟萬國與中銘源公司在后簽訂《入伙協議》。上述兩份合同、中銘源公司出具的確認函及收據、中銘源公司法定代表人陳慶明的證言等形成證據鏈,足以證明《入伙協議》在《最高額委托保證合同》所設定的中企聯合公司保證范圍內,中企聯合公司的保證責任及于出資人翟萬國。

實務要點:筆者認為,本案實際上是一起為第三人利益訂立的合同的糾紛。為第三人利益訂立的合同,又稱利他合同,是指合同當事人約定由一方向合同關系外第三人為給付,該第三人因此取得直接請求給付權利的合同。因此本案中原告有權要求中企聯合承擔保證責任。 

案例索引:2013)朝民初字第38210號

20、非金融機構以打折方式受讓不良債權資產包,其受讓取得的債權可以得到全部支持。

標簽:銀行不良資產|基金受讓|

案情簡介:2001年11月1日,溫州中行向西聯公司發放了人民幣100萬元的借款。上述借款合同到期后,西聯公司未歸還分文借款本金,也未支付借款利息、罰息。2002年9月20日,溫州中行向西聯公司發出《催收貸款通知書》,要求西聯公司盡快歸還借款本息,面磚廠依法承擔擔保責任。2004年6月25日,溫州中行將本案所涉債權轉讓給中國信達資產管理公司杭州辦事處(以下簡稱信達公司),并于同年10月9日、12月24日在浙江日報上刊登了債權轉讓和催收公告。2006年8月8日,信達公司與Mellon HBV Master Global Event Driven Fund L.P.(中文名稱:美倫HBV全球基金公司,以下簡稱美倫公司)簽訂了債權轉讓協議,將本案所涉債權轉讓給美倫公司。上述債權轉讓已在相關主管部門辦理完畢備案及登記手續。2006年12月12日,信達公司與美倫公司就上述債權轉讓事宜在浙江日報上聯合刊登了資產轉讓暨催收公告。同年12月19日,美倫公司變更名稱為“Fursa Master Global Event Driven Fund L.P.”。至此,Fursa基金公司成為本案的實際債權人。原告訴請被告償還借款本金及利息,被告辯稱Fursa基金公司是非金融機構的企業法人,根據國家政策,對普通投資人購買的不良資產債權不再全部支持。

法院認為:Fursa基金公司系非金融機構的普通投資人,其在向信達公司購買涉案不良債權資產包時支付的對價是按債權總額打折的,但是,這并不能當然得出法院不能全部支持其受讓取得的債權(指受讓時信達公司已經享有而轉讓給Fursa基金公司的債權,不包括受讓日之后的利息、逾期利息)的結論。事實上,投資人購買的不良債權資產包中通常總有一些債權因為債務人及擔保人缺乏履行能力而不能受償或不能全部受償,并且從非金融機構的普通投資人受讓不良債權之日起,已經不能再繼續計收利息或逾期利息,如果說法院只能按照非金融機構的普通投資人購買不良債權資產包時的打折比率來作為其債權受償率的話,則意味著非金融機構的普通投資人購買不良債權資產包的結果必然是虧本的,而這顯然是不合理的,也將必然導致所有非金融機構的普通投資人都不愿意購買金融資產管理公司待轉讓的不良債權資產的嚴重后果,并會嚴重妨礙國家不良債權資產處置政策的實施。并且,西聯公司雖于答辯中提出,根據國家政策,對普通投資人購買的不良資產債權不再全部支持,卻未能提供相關的國家政策依據。綜上,本院對西聯公司的本點答辯理由不予支持。

實務要點:本案歷經中院一審、高院二審、最高院再審,最終確定非金融機構以打折方式受讓不良債權資產包,其受讓取得的債權可以得到全部支持。金融不良債權轉讓屬于我國合同法所規范的債權轉讓,應當適用債權轉讓的一般規定,法律法規及司法解釋有特別規定的除外。并且鑒于本案投資基金公司系境外公司,其通過受讓信達公司對外處置的金融不良資產包的方式取得本案債權,必須辦理相關審批審批手續:辦理國家發展和改革委員會《對外轉讓不良債權備案確認書》,獲得國家外匯管理局的批準,在指定的地方外匯管理分局辦理了相應的備案登記手續,所提交的備案登記材料中注明了包括本案債權在內的各債權擔保的具體情況。

案例索引:2009)浙溫商外初字第2號

 

 

發表評論共有0訪客發表了評論

    暫無評論,快來搶沙發吧!

我來說幾句吧

驗證碼: 看不清楚?
友情鏈接

Copyright ? 2015 www.jlvhy.tw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濰坊市金融控股集團有限公司
魯ICP備12027248號    魯公網安備 37070502000210號    技術支持:山東新海軟件股份有限公司

欧美美女裸泳图 电子竞技外围投注网站 3171提现 压瓦带卖镀锌管材赚钱吗 新加坡二分彩计划软件 福建31选7走势图带连线 传奇赌博押大小技巧 北京pk10人工计划app 最新彩票网站上线 排列三走势图综合版 cq9跳起来最稳的打法 安徽11选5一期多久 瑞波币交易平台有哪些 怎样坐在家里赚钱 江苏快三免费计划软件 胜平负什么意思 山东11选5预测